欢迎来到商都网!登录 注册
首页>新科技 > 资讯 >
发文

医学科技新突破!是什么新疗法,给难治性强迫症患者带来希望?

2021-11-12 14:10:55来源:北国网

认识强迫症

强迫症患者脑海里在想什么呢?

“我要洗三个小时洗澡,哪怕皮肤都搓破了。”

“只要在路上看到狗,我就觉得自己感染了狂犬病,必须注射疫苗!”

“一些重复的、程序化的、仪式性的动作似乎可以帮我缓解一下焦虑。”

“我脑海里充满了伤害别人的想法,看到刀我就控制不去去想砍人的事,我会变成杀人犯,我可能会被抓起来,送进监狱里。”

“外面的世界到处都是细菌,我需要不停做清洁!”

这些听上去好像都很不可思议,但却是强迫症患者常见的行为或者思维。到底强迫症会有多严重?强迫症有又该怎么治疗呢?今天就为大家带来三位难治性强迫症患者重获新生的故事。

01 难治性强迫症

“我满脑子都觉得自己撞人了!”

刘女士罹患强迫症,原先她的强迫症行为主要是洗手洗澡,直到两年前丈夫给她购置了一辆代步车。刘女士脑子里充满了有人破坏了汽车,要害她的想法,每次刘女士用车前,必须绕车行走检查车辆安全,随着强迫行为加重逐渐绕行时间在半小时以上,才能感觉到安全。

绕行半小时后刘女士可算坐进车里了,结果开车在路上只要压过窨井盖,听到“咯噔”一声,“我是不是撞到人了!我闯祸了!”,这个念头立刻出现在她的脑海。她不停回想自己刚才在哪里压到了窨井盖,刚开始她会绕道回到这个路口确认没有发生事故。随着症状继续加重,她必须打电话给110,请交警确认她压到井盖的路段没有发生事故。

刘女士的家人带着她四处求医。她吃药、接收心理治疗效果甚微,家人陷入无尽的痛苦。

“我无法控制伤害自己的冲动。”

我们第一次看到张阿姨,她陷在轮椅里,形如枯槁,如果没有人阻止,她会用各种方法伤害自己,整个人遍体鳞伤。

“我妈妈的眼睛快瞎了,我们只能给她戴上拳击手套,希望能打得轻一些。”张阿姨的女儿推着轮椅,忍不住红了眼眶,她哽咽道,“她吃什么药都不行,我们已经没办法了,求求大家想想办法。”

张阿姨罹患强迫症十年了,她带着拳击手套,麻木且有规律地击打自己的眼睛,她的双眼红肿无神,眼眶乌青。她是一名难治性强迫症患者,药石无医,家人和专家束手无策。

“我几乎把所有时间都花在拼音上!”

据吴先生自述他曾经是学习排名第一的学生,进入一流大学深造学习是他的梦想。从高二开始,强迫症猝不及防得闯入他的生活,“我有一套特定的程序,用拼音把看到的内容标注朗读一遍,一定要按照程序走一遍,这样我的精神才能得到放松。”

得了强迫症后,随着症状的加重,能够花在学习和交流的时间越来越少,每天花费大量时间在强迫行为,否则就是难以控制的焦虑。面对越来越严重的病情,吴先生通过服药,克服心悸等副作用,艰难地学习,进入普通大学并成为一名老师。但是强迫症并没有离他远去。

“我家走到单位有2公里,我当时必须走过去”吴先生平静地说,“不论什么天气,我就一根根数着路上的电线杆,确认电线杆的数量,数到单位必须是准确的数字。”听到吴先生这个描述,我们忍不住问他,如果被什么打断了,譬如碰到熟人叫他一声打断了怎么办?“那就回家从头开始数。”这一段仅有两公里的上班路,他最长走过2个小时。

“你有没有试过要记住一个词,我当时看书看到一个名字,‘尤利西斯’,没有原由我告诉自己必须记住这个名字,这个名字的字和顺序都非常重要。我经常会突如其来想起这个名字,它的顺序到底有没有错,我必须立刻去核实查证,否则就会感觉到巨大的痛苦。

“我每天花费在强迫行为的时间越来越多了,不要说正常的沟通交流,维持正常生活也已经几乎不可能。”吴先生描述自己当时患病的情形,形容自己是“情商非常低”的一个人。“强迫症患者的生活太艰难了,完成固定的强迫程序已经耗尽了我所有的精力,实在没有心思去学习和生活。”

这三位患者的症状各不相同,但他们都有共同的疾病——难治性强迫症。

■ 什么是强迫症?

相信我们的读者对强迫症都不陌生,强迫症的临床表现包括侵入性的想法、影像或冲动,以及伴随的重复的、仪式化行为,是一种精神障碍。

强迫症患者的大脑会被莫名其妙的想法或冲动支配,停不下来,患者会担心自己控制不住拿刀杀人、或者从高楼上跳下去等,可怕的是,越是想控制这些念头,越是控制不了,反而会被这些不断涌上来的想法折磨得非常痛苦或焦虑,因此一些患者发展出了强迫行为来替代或缓解自己的焦虑。

■ 强迫症的患病率

强迫症的终生患病率高达1%-3%,患者多在青春期及成年早期发病。事实上在中国,只有不到一半的强迫症患者寻求了医学治疗,而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强迫症患者通常在起病多年后才第一次寻求医疗帮助。

■ 强迫症目前的治疗方法

目前强迫症常见的治疗方式主要包括药物治疗和心理治疗在接受规范化治疗后,仍然有10%-20%的患者通过规范化的治疗以后仍然是无效的,那我们就称之为难治性的强迫症。那么这种情况呢我们就可以采用物理治疗,比如脑起搏器疗法治疗。

02 脑起搏器疗法

近年来脑深部电刺激(DBS)在帕金森病领域已经得到普遍的认识,是中晚期帕金森病患者的不二选择,对提升患者生活质量有显著的作用。

在强迫症领域,DBS疗法带来了新的希望,通过将电极置于患者基底节区域附近,通过调整脑起搏器的电压和刺激频率等参数,对大脑过度活跃的区域进行刺激,从而调节神经环路的兴奋水平。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强迫症状得到缓解和消除,部分患者在六个月的治疗后能达到临床治愈的效果,即Ybocs量表评分与正常人一致。

因DBS植入具有可逆性(疗效欠佳或存在明显不良反应可取出),对大脑创伤小,术后并发症少,为难治性强迫症患者的治疗带来希望。

该治疗最大的障碍是价格因素,脑起搏器产品价格较为高昂,一般家庭难以负担相关费用。

接受脑起搏器疗法后的重生

在被难治性强迫症折磨到走投无路之际,刘女士、张阿姨、吴先生经专家建议,选择了脑起搏器疗法治疗难治性强迫症。

当我们询问吴先生,最终是什么促使他选择脑起搏器疗法,他笑笑说道,“当时我选择脑起搏器疗法,是下了很大决心的,这是我最后的希望,如果脑起搏器植入再没有用,我就要去自杀了,我太焦虑太痛苦了。”我们问他,“你没有害怕过吗?”吴先生回答,“我害怕,但我当时已经撑不住了,我想活下去。”

接收脑起搏器治疗半年后,刘女士、张阿姨和吴先生的生活逐渐都回归正常。通过术后的回访,专家发现他们的强迫症状是逐步缓解的,吴先生已经达到临床治愈的水平。刘女士回忆刚开始治疗的感觉,“我的抑郁和焦虑一下子没有了,感觉蒙在我眼前的迷雾被揭开,整个世界都有了颜色。”

张阿姨回想自己当年,“开机后一个月,我能控制自己了!虽然我还有伤害自己的想法, 但我一个月就打了自己三四次。”张阿姨的女儿特别开心,也能恢复正常的工作,在以前张阿姨病重的时候,她一步都不敢离开母亲,甚至辞去工作看护母亲,生怕一个转身母亲就不在了。

吴先生接受脑起搏器疗法已近4年,问起是否还有强迫症状,他说工作压力特别大的时候,偶尔出现,但能够在2分钟里,快速的将强迫想法放下。“我的症状改善了90%,说实话这个疗法在我身上比我当时早期吃药效果要好很多。我吃药副作用特别大,完全无法忍受。如果有药物副作用大效果一般的病友,完全可以早点接受这个疗法,早点回去学习和上班嘛。”吴先生说,“剩下强迫的时间,才能好好和人交流呀。”

专 家 点 评

强迫症状主要影响为非常耗时。患者可能没有办法去花更多的时间在日常的生活、工作、学习中去。而且会给患者家属带来了极大的困扰。

我们常用的治疗强迫症药物,它还是以抗精神类药物为主,但是这些药物对于强迫症病人来讲,比如大脑功能的异常,这种功能异常可能不完全是用某一种药物,或者我们的神经递质能够解释的。

有些强迫症患者病程时间长,症状严重程度更重,对药物效果不好,还有些患者对治疗的依从性不好,导致患者等到病情稍微好一点就把药停了,那这样就更容易慢慢的变成慢性的强迫症患者。其他就是患者本人的性格基础就带有些强迫性的人格特点。

以上种种原因,导致部分强迫症患者成为难治性强迫症患者。目前的研究发现,强迫症跟大脑中的环路功能异常有关系,所以通过DBS治疗,我们可以去通过影响这个环路来治疗强迫症状。DBS植入后相当于电子药物,直接作用大脑环路,精神科专家结合病情的变化给到程控,长期维持治疗。

新治疗方式招募

目前脑起搏器疗法治疗难治性强迫症全国多中心临床试验正在开展,华西医院和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是本临床试验的牵头单位之一。

诊断为难治性强迫症的患者,满足以下招募条件,即可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小助手,拉你入群了解更多,早日改善症状回归正常生活!

招募条件

1、患者年满18岁

2、符合DSM-5强迫症诊断标准

3、符合难治性强迫症的标准

•经过至少3种足够剂量和足够疗程的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其中1种为氯米帕明)治疗,联合至少2种第二代抗精神病药作为增效剂;

•在使用足够剂量SRIs治疗的同时进行CBT治疗12次以上;

•Y-BOCS基线评分≥25分

4、患者及家属同意接受外科手术治疗并签署知情同意书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更多资讯返回首页获取:www.viltd.com 文章投诉QQ:840 233 998 投诉邮箱:840 233 998@qq.com[编辑: 朱青]

相关文章

推荐热图
精彩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