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商都网!登录 注册
首页>新科技 > IT >
发文

槟榔的历史你了解多少

2021-11-01 10:44:40来源:北国网

东晋俞益期《与韩康伯笺》称槟榔乃“南游之可观”者,然而“性不耐霜,不得北植,必当遐树海南”,慨叹“辽然万里,弗遇长者之目,自令人恨深”。俞氏此时正在交州(今越南),难以抑制心情的激动,向远在万里的韩康伯介绍自己所见的槟榔树,再三传达那种无法同享眼福的遗憾。

不过,作为热带奇景的槟榔树虽有地域上的限制,但其果实却可作为商品、贡品远达内地。事实上,槟榔与江南有一段不可不说的情缘,嚼食文化亦曾在六朝的士族生活中风靡一时。

庾信曾把槟榔视为南朝故物,其《忽见槟榔》诗曰:“绿房千子熟,紫穗百花开。莫言行万里,曾经相识来。”前两句描写槟榔树的开花结果,但庾信并无南游岭南的经历,所以此诗必非亲临其地后的所思所感。玩其词意,应是诗人羁旅北朝时,忽逢南方之槟榔(果实),而动乡关之思,遂有“同是天涯沦落人”之感。

庾信之父庾肩吾,今尚存其《谢赉槟榔启》《谢东宫赉槟榔启》等文,可见其家常受皇室的槟榔赏赐。因此,对庾信来说,槟榔是南朝故物,也就是诗中所说的“曾经相识”。不仅如此,嚼槟榔在北人眼中甚至成了一种南朝印象。《洛阳伽蓝记》所载杨元慎与陈庆之争论南北正朔,杨氏曾说:“吴人之鬼,住居建康,小作冠帽,短制衣裳,自呼阿侬,语则阿傍。菰稗为饭,茗饮作浆,呷啜莼羹,唼嗍蟹黄,手把豆蔻,口嚼槟榔。”由此可见,口嚼槟榔成了吴地的一种象征。然而,槟榔有何魅力让吴人倾倒?为何六朝之后就湮没无闻?

葛洪《肘后备急方》曾列出“葛氏常备药”,其中有“槟榔五十枚”,并言“贮此之备,最先于衣食耳”。据葛洪所言,治反胃、呕吐可以“多嚼豆蔻子及咬槟榔”;治“大腹水病”亦需服用此物。

陶弘景《真诰》记载许翙食槟榔,正因为其“多痰饮意”,而痰饮的表现正是“胸腹胀满,水谷不消”(《诸病源候总论》卷二十)。陶弘景在《本草经集注》对槟榔“消谷、逐水、除痰”的药效言之甚明。

可以说,正是道教徒的药物认识推动了槟榔的北传。当时江南一地,嚼食槟榔并没有像岭南那样具有习俗的意义,他们所着眼的是其实用性特征。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广告

更多资讯返回首页获取:www.viltd.com 文章投诉QQ:840 233 998 投诉邮箱:840 233 998@qq.com[编辑: 朱青]

相关文章

推荐热图
精彩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