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商都网!登录 注册
首页>新科技 > IT >
发文

一位精密机械加工厂老板儿子的回忆

2021-10-27 13:00:07来源:北国网

今天让我们通过一个真实故事了解一下机械制造业的企业现状,下面是一家制造业管理者子女的自述:

1994年

工厂由我父母在94年创立,地处经济发达的长三角,主营业务是机械加工。工厂创办的时候固定资产约在两百万左右,父亲以前是国营企业副厂长,业务能力极强,从94年建厂到2006年,每年保持15%的增长率。

06年企业达到发展高峰期,规模为150人,年营业额2500万,毛利润在30%左右。那个时候父亲有了产品线更新换代意识,开始积攒资金准备更新生产线。当时一条进口的自动产线大约需要1000万左右,我爸空余资金大约有500万,计划在未来两年更新自动化产线。

2006年

06年恰好赶上当地政府对工业园区重新规划,需要我们搬厂房。地方政府当时承诺各厂以租赁的形式搬入新厂区,自己支付厂房改建和办公区装修的费用,地方政府将在第一个租赁期(5年)到期后以便宜的价格将地皮卖给各个企业。整个厂房搬迁就耗去了大约500万资金,更新生产线的计划被无限期搁置。

那年原材料价格大规模上涨,我父亲为了留住工人,给工人加了10%工资。07年开春,我们直接雇了大巴到安徽和盐城接工人回来上班。

2008年

08年全球经济危机,我们厂的主要客户,日本方面的订单量急剧下滑。我爸意识到工厂可能出现前所未有的困局,年底裁掉了三分之一的工人。

这里有一个小插曲,08、09年的时候浙江民营企业开始出现倒闭潮,其中就有一家跟我们配套了十几年的企业,之前还请我们去普陀山玩过。他们倒闭清算那天,我爸去要债,看见那个五十几岁的厂长正被两个二十多的按在地上打,大概也是催债的。我爸看到这情况,那五万的事也没好意思提,直接买票回家了。

2010年

10年原材料继续疯长、人工继续疯长,为了维持正常运转,原本不怎么做的低利润订单也要开始抢。当年传闻政府要加大对民营企业和微型企业的辅助,可是只打雷不下雨,贷款标准一样很高。10年民间借贷开始流行,我们也接触了一些民间借贷机构,年利率几乎都在40%以上,我不知道都是什么样的企业在像他们贷款,反正我们这样的肯定不行。

食堂里烧饭的阿姨,每天工作4个小时,给1500还嫌少。原来当地在进行大规模拆迁,当地工人拆迁后一下子就坐拥好几套房产,卖掉一套变现都有五六十万。区区一两千的工资已经不放在他们眼里。这大概也算是房地产行业对实体行业的另类冲击吧。

2013年

2012年的时候账面出现亏损,这是开厂17年来的首次。而且劳资纠纷开始逐渐增多,新来的工人做两个月就提要加工资,要知道新工人光培训就要差不多两个月。我知道他们也没办法,外面工资都开得很高。

2015年

这样坚持了两年,父亲终于开始了改革——大规模裁员,人数从100降到了不到40。

说来好笑,都说生意越做越大,我们却是越做越小。订单我们已经不具备消化能力,开始进行大规模收购,也就是倒爷。而这些事情是绝对不能被上家知道的。大客户来视察时,我父亲都是招呼亲戚来帮忙,全部站到生产线上去装样子,没办法,真的就是难成这样!

2018年

去年年底聚会,除了两家镇政府重点扶持对象,其他的几十家大大小小的企业几乎都面临一样的困局。不知是谁喝高了先起的头,以前这些不愿在人前示弱的场面人,都纷纷掏心掏肺,年度大会变成了诉苦大会。

直到今年我爸考虑的已经不是更新生产线的问题了,而是这些骨干如何给他们安置,让他们有个好归所……

这是一位制造业老板子女的真实经历,也是当下无数制造业老板的心声。二十年前,做老板是一件艰苦卓绝、劳苦功高的荣耀。如今的工厂老板,不但没挣到钱,还要顶个剥削人的帽子。

不知从何时起我们的制造业陷入了“高成本,低回报”的怪圈,甚至曾经的制造企业纷纷转行到了地产和金融,曾经引以为傲的制造业到底该何去何从。

困境下的制造业,如何破局?

当前我国制造业面临发达国家制造业回流和后发国家快速追赶的双重压力,迫切需要加速转型升级,实现高质量发展。

我国企业众多,发展能力和水平差别巨大,既有达到全球一流水平的国际企业,也存在着大量如开篇所述般仍在生死边缘挣扎的中小企业。工业互联网作为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的产物,对于加速广大中小企业转型升级,具有重要的助推作用。当前,中央和各级地方政府也高度重视推动企业上网、上云,但如何选择合适的路径、更有效地推动中小企业发展工业互联网并取得更好的效果,仍然面临重要挑战。

由浅入深,搭建工业互联网服务平台

工业互联网本身及其庞大,身在其中的中小企业很难从概念中得到具体理解。因此,可以先让中小企业以较低成本进入工业互联网平台,借由平台优势给予企业一定的实惠和便利,当具备一定的行业基础后,双方再谋求更加深度的工业互联网合作模式。

从信息安全和经济效果的角度来看,没有企业愿意在看不到明显收益的情况下做出投资,也没有人愿意将生产数据分享给竞争对手。通过“设备——人——网络平台”的模式可以在保证信息安全和设备协同的同时还能降低成本。

以协同研发为例,橙色云工业产品协同研发平台作为我国首家提出“协同研发”概念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基于麟玑AI产品、CDS云协同系统和CRDE云研发系统,橙色云创立了“协同创新”和“研发上云”两种全新业态,填补了国内工业产品协同研发设计领域的空白。

针对中小微制造企业自建研发团队招人难、留人难、软硬件投入高等问题,橙色云搭建了比传统企业线下研发设计模式更加高效、快捷、优质的云系统,实践了工业互联网协同创新典型应用场景,在工业制造、特种装备、环保设备、智能生活装备、软件和信息化等五个领域,汇聚全球智慧资源,组织“大脑”技术团队和平台上评定选拔的专业工程师团队,云上协同研发设计,“多快好省”地为客户提供贯穿工业产品研发设计从需求发布到验收交付全业务流程的服务。

原有产业链上的企业,长期协同合作形成产业链固化,乏创新动力。综合工业互联网平台可以打破行业壁垒,建立跨行业的协同合作,从而实现效率提升和成本降低。帮助制造业延长产业链,推动制造业转型发展。

每一次危机都是新的机遇

2020年12月2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印发《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行动计划(2021-2023年)》,指出到2023年,中国工业互联网新型基础设施建设量质并进,新模式、新业态大范围推广,产业综合实力显著提升。

当然,这个进程需要时间,而产业升级也必将会走向组织升级和文化升级。我们正处在这一历史性时期,积极迈出这一步,中国工业将再次踏上新的征程。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广告

更多资讯返回首页获取:www.viltd.com 文章投诉QQ:840 233 998 投诉邮箱:840 233 998@qq.com[编辑: 朱青]

相关文章

推荐热图
精彩活动